托尔斯泰与 陀思妥耶夫斯基 [俄]梅列日科夫斯基 著 杨德友 译 华夏出版社 目 录 中译者前言 《梅列日科夫斯基全集》序言(1914) 卷一:生平与创作 引言 上篇 作为人的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下篇 作为艺术家的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卷二:宗教思想 序言 第一章 托尔斯泰笔下的反基督 第二章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反基督 第三章 托尔斯泰笔下的基督 第四章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基督 第五章 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分裂 第六章 托尔斯泰笔下的最终分裂与最终合一 中译者前言 梅列日科夫斯基( Dmitri Sergeevich Merezhkovsky,1865‐1941)是俄国十九世纪末、二十世纪前 半期最有影响的作家、诗人、剧作家、文学评论家和宗教思想家之一。从 1881 年开始发表诗作 到 1941 年去世,无论在俄国时,还是在国外长时间流亡时期,他都一直不断发表作品。他的著作大 部分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,对于今日仍然具有重大意义。梅列日科夫斯基工作之勤劳、知识之渊 博、视野之宽阔、思想之深度、影响之巨大,令人钦佩。 梅列日科夫斯基的成就,涉及欧洲和俄国文史哲各个领域。在为 1914 年二十四卷本《梅列日 科夫斯基全集》所写的言简意赅的总序开篇,他曾对自己的写作目的有如下说明: 有意眷注这部文集的读者将会发现,尽管各部著作性质不同,有时候还互唱反调,但是,它们之间存在着不 可分割的联系。它们是一条链条的各个环节,一个整体的各个部分。它们不是好几部书,而是一部书,只不过 为了阅读方便而分册刊印罢了。是一部书,说的是一件事。对于现代人类,基督教是什么?回答这个问题—— 就是贯穿在各个部分之间的联系……我只是描述自己一贯的内心感受。(谢翰如译文) 这篇“总序”虽然写于 1914 年,但对梅列日科夫斯基直到 1941 年去世这一段很长时间内写 作的其他著作而言,同样中肯。“基督教是什么”这个问题,贯穿了梅列日科夫斯基的全部写作,无 论诗歌、戏剧、小说、传记,还是评论。作者说自己不是哲学家,但是,他的著作作为整体,所表现和 叙述的恰恰就是他的宗教哲学思想。只不过,梅列日科夫斯基的宗教哲学思想不是以理论阐述的 方式来表达,而是通过解读历史人物,尤其通过剖析人物的灵魂、精神过程来展现来表达。因此, 他写的传记小说很难归类,既像是奇妙而深刻的文学评论,又像是风格独特的小说。所以,他的宗教 哲学著作读起来一点不让人感到枯燥。 梅列日科夫斯基写作的时代,是俄国文学史上所谓的“白银时代”(据说继承了十九世纪初期 以普希金、果戈理等人为代表的饿国文学的“黄金时代”),一般认为指 1890 至 1917 年和十月革 命后初期。在这个时期,俄国社会受到国内政治经济的影响,文化上受到西方各种思想和文化流派 的影响,出现了十分活跃的气氛,比如文学上的象征主义、阿克梅主义和未来派等,以及宗教哲学方 面 的 索洛 维约 夫 (1853‐1900) 、布 尔加科 夫 (1872‐1944) 、别 尔嘉耶 夫 (1874‐1948) 和舍 斯托 夫 (1866‐1938)等人的著作。在历史和文化的转折时期,知识分子都难免要重新审视自己民族的思想 文化,寻找未来的精神发展方向。在这些宗教思想家中,梅列日科夫斯基显得非常特别,这部写于 1900 到 1902 年的两卷本(每卷分上篇和下篇)长篇作品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就是明证。 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俄国现代文学的泰斗,我国读书界非常熟悉,研究文献也很多。 即便如此,这部一百多年前写下的皇皇巨著仍然让我们感到震撼性的力量:通过对托尔斯泰和陀思 妥耶夫斯基其人及其主要作品的剖析,梅列日科夫斯基力图审视俄罗斯现代民族精神的代言人的 灵魂,揭示俄罗斯现代宗教思想所面临的问题,探索这些问题在现代语境中的深层宗教哲学意义, 独具匠心。 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不是文学批评性质的论著,而是关于灵魂学的宗教哲学论著。 一个人的灵魂是看不见的,可见的是一个人的作为和作品。就作家来说,唯有通过其作品,我们才能 窥知其灵魂;但要通过作品窥知一位作家的灵魂,又非常困难,因为,作家在作品中并没有直接露面, 而是借自己笔下的人物说话。本书卷一题为“生平与创作”,以传记材料为基础,力图通过作家的 “行为”来透视其灵魂;卷二题为“宗教思想”,完全通过两位作家笔下的文学人物来透视作家的 灵魂。靠剖析作品来剖析一个作家的灵魂,需要非凡的洞察和解析才能,如此解析作品,看起来像是 文学批评,实际上,我们的文学批评几乎与作家的灵魂问题毫不相干。 写作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前后,梅列日科夫斯基写了“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”,旨 在“反映历史——全世界的历史、即所有世纪、所有民族的历史,理顺历史上全部的基督思想”。 第一部《诸神死了:背教者尤利安》(1896)审视的是罗马帝国确立基督教为国教三个世纪之后的事 情,当时又恢复了对奥林匹亚众神的崇拜,基督教与多神教这两个真理又出现了对峙。在第二部《诸 神复活:列奥纳多·达·芬奇》(1900)中,“两个真理”的对峙变得更为复杂,基督教和反基督教的 思想斗争更为尖锐,因为,这时出现了最可怕的“反基督”的世界性力量:现代国家。第三部《反基 督者:彼得与阿列克塞》(1903‐1904)以“现代国家”问题为框架,进一步展开基督教和反基督教的 思想斗争。书中的彼得被刻画成建立反基督国家的人物,“恶的天才”;他可笑地一味模仿西方国 家,驾驭他的是反基督的意志。阿列克塞走的则是基督之路,却受到不公正审判,以殉难告终。 梅列日科夫斯基写作三部曲第一部时,同时着手写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,因此,两书 主旨显出共同之处。反过来说,梅列日科夫斯基对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两个伟大的俄罗 斯灵魂的剖析,是以基督与反基督为基本的戏剧推动线索的。 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最初在《艺术世界》杂志上连载,历时近三年(1900 年到 1902 年);单行本也随即问世(《世界艺术》杂志版,卷一:1901 年;卷二:1902 年);1903 年,卷一第三版出版 (圣彼得堡皮罗日科夫版),中译本卷一依据的就是这个版本。在 1911 年沃尔夫协会出版的《梅列 日科夫斯基全集》中,本书被编为第Ⅶ、Ⅶ、Ⅸ卷中。本书被译成多种外语,有大量评论(参见 1914 年《全集》,卷 XXⅣ文献)。中译本卷二根据的就是 1914 年《全集》第 XI‐Ⅻ卷。 在俄国,这部著作在 1914 年收入 24 卷本出版之后,到 1990 年苏联解体之前没有以任何形式 再版。译者本来希望找到近期版本,指望有当代俄国学者添加的注解和说明等等,但没有成功。 这部中文版全书共约 54 万字,由于承担其他翻译,竟十多年才完成,也算了却了一番心愿。 这部著作的文风彰显了梅列日科夫斯基的风格。不足之处是原文没有注释,引用文段落没有 标出出处和版本等,圣经引文也仅部分标明出处(正文中引用文句之后)。没有指出出处的句子,译 者尽力在中文圣经和合本中查找,恐难差强人意。 杨德友 2008 年 12 月 山西大学 《梅列日科夫斯基全集》序言(1914) 梅列日科夫斯基 有意眷注这部文集的读者将会发现,尽管各本书性质不同,有时还互唱反调,但是,它们之间却 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它们是一条链条的各个环节,一个整体的各个部分。它们不是好几部书, 而是一部书,只不过为了阅读方便而分册刊印罢了。是一部书,说的是一件事。 对于现代人类,基督教是什么?回答这个问题—就是贯穿在各个部分之间的联系。无论问题的 提法还是答案,都是多种多样的,其间存在着矛盾。如果我是一位布道师,我就要急于消除它们,或者 掩盖它们,以便增强布道的效力;如果我是一位哲学家,我就要抓住一个思想,穷追到底,求出一个统 摄全体的因素,就像光线对于水晶体。可是我既不是布道师,也不是哲学家(如果有时我当了前者或 者后者,那也是无心的,有悖于我的本意),我只是描述自己一贯的内心感受。而且,我想,不管我的描 述是多么不尽人意,它毕竟是存在过的事物的真实记录,自有其价值。因为我遇到的东西,我同时代 的许多人也遇到过或者将会遇到,我过去和现在所感受到的,许多人也感受到或者将会感受到。不 管现代人怎样回答“基督教是什么”这个问题,问题本身是回避不了的。 矛盾会破坏系统性,削弱传教力,但是却确认了感受的真实性。不论水晶的完美多么诱人,我还 说宁可要植物的尚不完美、不均匀、与外界矛盾以及从内部战胜矛盾的成长。我不要追随者,不 要门徒(赞美上帝,我现在没有,并且希望永远没有),我只要伴侣。我不说:您到哪儿哪儿去;而说:要 是我们同路,那就一道走吧。我知道我在往哪儿走,而那个地方,英国人是走不到的。如果说在我写 的东西里还是有布道说教的话,那么,我说的只有一条,亦即:不应当说教,不应当有一个引导者,而应 当大家一起走。走出“地下”,克服孤独—任务就是这样。如果我的“纪事”里反映出这一点,那 么,这些“纪事”就不会是没有价值的。 我并没有赐予人们真理的野心,但是我希望,也许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寻求真理。如果是这样, 那就请他跟我并肩去走那曲折崎岖、有时甚至黑暗可怖的道路,与我分担我感受到的那些矛盾的 痛苦,有时甚至是绝望的痛苦。读者在一些方面等同于我,如果我从矛盾中走出来了,那么,他也一样 会走出来。 举例说明。当我着手写作“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”的时候,我觉得,存在着两个真理—基督教 讲的是天上的真理,多神教讲的是尘世的真理;将来,这两个真理结合起来,那宗教真理就完满了。 但是,在我写到最后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了,要把基督和反基督结合起来,乃是渎神的骗局;我知 道了:两个真理—天上的、尘世的——已经融合在耶稣基督、上帝之子的身上了,融合在那个为普 世基督教所信奉的人身上了;我知道了:在他——唯一真神身上的真理不仅是完备的,而且还在不 断被完善、不断成长、永无止境,除他之外,再不会有其他。但是,我现在还知道,我必须把这个骗 局延续到底,以求看到真理。从一分为二到合二为一——这就是我的路,我的读者旅伴如果在要点 上,亦即自有探索上,与我等同,那么,也会走到同样的一个真理。 再举一例。在我写作研究著作《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》的时候,我认为,或者说,我倾向 于认为,俄国的专制制度,确切地说,它与俄罗斯东正教的联系,是一股正面的宗教力量。尽管出于全 然不同的原因,我也和弗·索洛维约夫①、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,认为俄国的独裁政治是通向神权国 ① 索洛维约夫(1853‐1900):俄国哲学家,神秘主义者,他试图把宗教哲学、科学和伦理学综合在一个统一的基督教内,在教皇领导下 家,即尘世天国的途径。在这

pdf文档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

文学作品 > 文艺鉴赏 > 鉴书 > 文档预览
380 页 0 下载 691 浏览 0 评论 0 收藏 3.0分
温馨提示:当前文档最多只能预览 100 页,若文档总页数超出了 100 页,请下载原文档以浏览全部内容。
本文档由 liangzai2021-03-24 16:32:03上传分享
给文档打分
您好可以输入 255 个字符
恩典在线旨在提供优质的主内资源?( 答案: )
评论列表
  • 暂时还没有评论,期待您的金玉良言